中國新聞網江西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曝光臺

                                        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涉嫌違規將工程項目給指定人員承接

                                        2021年11月01日 09:58 來源:江南都市報

                                          “入職一個月的員工就拿到6350萬元市政工程項目,犯組織、強迫賣淫罪坐牢后公司仍繼續為其發放工資……”

                                          近日,南昌市民劉先生向本報反映,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涉嫌違規將工程項目給指定人員承接,他因此蒙受損失。

                                          劉先生向法院起訴,判決結果出來后,法院向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送達了協助執行的通知書,但他依然沒有拿到錢。對此,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回應,劉先生反映情況不屬實,工程都是依法依規通過招投標流程承接的,不存在非法轉包。

                                          投資800萬元想“賺一筆”

                                          協議退股卻收不到退款

                                          “2018年,我經朋友介紹認識了承接工程項目的曹某!眲⑾壬貞浀,曹某自稱認識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的領導,可以通過內部關系拿到工程項目。2018年7月,曹某安排朋友胡某拿到了南昌市政建設集團關于進賢縣實驗學校分校的建設項目,項目總金額約6350萬元。

                                          曹某為什么要安排朋友胡某去承接工程?

                                          劉先生稱,因為曹某于2017年8月17日被南昌市東湖區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員名單,無法承接工程標。所以他找到胡某,讓其成為項目明面上的“負責人”,實際項目操作還是由曹某負責。

                                          “事后,曹某跟我說可以合作。我在查看其工地及合同后,覺得可以‘賺一筆’,便和幾個朋友一起湊了800萬元給曹某和胡某用作投資,雙方于2019年1月簽訂了合作協議!眲⑾壬嬖V記者。

                                          “我們與曹某在合作過程中存在一些分歧,所以決定與他解除合作。隨后,我與胡某、曹某簽訂了‘退股協議書’,明確約定2021年3月30日之前,由曹某和胡某向我支付本金800萬元和合伙利潤600萬元,總計1400余萬元!眲⑾壬Q,令他沒想到的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曹某和胡某并未按協議約定支付相關費用。

                                          法院判決后對方仍不執行

                                          原告認為工程存在“貓膩”

                                          無奈之下,劉先生將曹某、胡某及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一同告上了法院。2021年8月3日,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胡某、曹某10天內共同向劉某退還合伙投資款、利息、利潤等,共計1040萬元。此外,法院還向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送達了協助執行的通知書。

                                          “曹某也答應還錢,但他表示自己沒有錢,錢款還在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的賬上!眲⑾壬Q,法院判決結果雖然下來了,可是自己依然拿不到錢。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需要等工程結算以后,賬面上的錢款如果足夠支付給劉先生,則按項目結款把原本屬于胡某和曹某的費用支付給劉先生。

                                          “我們對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的這番說法無法信任。他們做的工程結算,萬一把成本算高了,沒有余下利潤,是否就不需要支付欠款給我們了?”劉先生稱,他調查發現,整件事情其實并不簡單,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或許存在通過非正規渠道將工程指定給有關人員的嫌疑。

                                          入職一個月拿下大項目

                                          被列為逃犯后仍有工資可領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筑法》第二十八條,禁止承包單位將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轉包給他人,禁止承包單位將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肢解以后以分包的名義分別轉包給他人。

                                          胡某是如何拿到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的工程項目的?

                                          劉先生告訴記者,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為了將工程項目交予胡某,竟大開綠燈招胡某入職,并以“內部職工經濟責任承包”的模式,將工程交給胡某執行。劉先生提供的資料顯示,2018年6月,胡某成為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員工,而其“承接工程標”的時間是2018年7月!斑@難道是巧合嗎?一個新入職的員工就可以承接6350萬元的項目?”劉先生認為,這樣的做法嚴重影響了當地的營商環境。

                                          “胡某在承包工程不久后因犯組織、強迫賣淫罪,被公安機關抓獲,目前正在監獄服刑!眲⑾壬f,胡某于2019年12月被公安機關抓獲,2020年10月被法院判刑。2020年12月,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仍在為其繳納社保、發放工資!昂硰2018年被公安機關列為逃犯,到2020年被法院判刑,前后兩年時間,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仍在為其發放工資,這是管理漏洞還是什么?胡某被法院判刑后,他的工資和社保仍然沒斷,這樣的行為合理合規合法嗎?”

                                          據進賢縣實驗學校分校建設項目工地門衛胡師傅介紹,他不認識胡某,也從未見他到過項目工地,但他認識曹某,“工程建設主要是曹某負責的”。

                                          失信被執行人參與項目

                                          “不合理的地方透著蹊蹺”

                                          劉先生所說是否屬實?

                                          10月27日,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看到:崇仁縣人民法院于2020年10月12日發布的刑事判決書顯示,被告人胡某2018年10月20日因涉嫌犯組織、強迫賣淫罪被崇仁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在逃),2019年12月14日被執行刑事拘留,2020年1月18日被逮捕。胡某伙同他人組織、強迫他人賣淫,其中未成年賣淫人員累計達5人,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組織、強迫賣淫罪,且系共同犯罪,依法應予懲處。被告人胡某犯組織、強迫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萬元。

                                          劉先生表示,胡某入獄后,項目實際負責人曹某繼續完成了與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合作的項目!安苣趁髅魇鞘疟粓绦腥,為何能參與到項目中來?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是否有相應的監管機制?”

                                          “這么多不合理的地方透著蹊蹺,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應當給個說法!眲⑾壬硎。

                                          記者根據劉先生提供的聯系方式聯系上了曹某,當記者提出疑問后,對方表示“正在開車,不方便回復”,隨即掛斷了電話。記者將問題以短信的形式發到曹某的手機后,截至記者發稿,未獲得曹某的任何回應。

                                          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招投標流程是合乎規定的

                                          10月22日,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集團黨委委員、紀委書記熊建亮回復記者,劉先生的反映不屬實,公司從未與劉先生等人有過合作。另外,胡某確實是2018年6月入職工程部的,2018年7月承接了工程標,但該工程是依法依規通過招投標流程承接的。

                                          熊建亮稱,胡某是公司的內部承包人,屬于公司內部承包人庫中的人員,通過履行內部承包人招標流程承接工程標。胡某也確實因為其個人原因正在服刑,曹某的身份是胡某“代理人”。

                                          “胡某服刑后,公司之所以仍在為其繳納社保、發放工資,實際上是因為信息滯后造成的!毙芙帘硎,胡某一方面是公司員工,另一方面是工程負責人,經常在外談業務,他們并不能及時掌握胡某個人的行蹤。他們主要的監管,均在工程項目進度方面!昂潮蛔ズ,公安機關并未通知單位,隔了一段時間后,我們掌握到了相關信息,第一時間與胡某解除了勞動合同!

                                          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法律顧問余律師表示,胡某系他人推薦,經過正常招聘程序入職,并無犯罪前科。胡某承接的是公司內部工程,工程項目還是屬于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其只是負責執行。此外,胡某成為公司內部承包人并不需要其他條件和資質,胡某找到曹某作為其“代理人”,也并不需要南昌市政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同意。

                                          事情后續會如何?熊建亮表示會依法依規辦理。

                                          關于此事,本報將持續關注。(記者陳陽)

                                        責任編輯: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日本强伦姧人妻久久